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教育

教育扶貧,我們能做些什么?點滴之力助推山區進步

時間:2018-08-01 來源:互聯網

原標題:教育扶貧,我們能做些什么?點滴之力助推山區進步東蘭縣國清中學采訪現場華北電力大學陳一欽奧運冠軍勞麗詩與坡峨小學的孩子們交流在坡峨小學,大學生記者用手機向當地學生介紹外面的世界山東大學魏廷義坡峨小學的小姐妹正在通過視頻和母親對話華北電力大學陳一欽在這五天四夜的行程里,最讓大學生記者動容的,應該屬東蘭縣之行。

原標題:教育扶貧,我們能做些什么?點滴之力助推山區進步

東蘭縣國清中學采訪現場 華北電力大學 陳一欽

奧運冠軍勞麗詩與坡峨小學的孩子們交流

在坡峨小學,大學生記者用手機向當地學生介紹外面的世界 山東大學 魏廷義

坡峨小學的小姐妹正在通過視頻和母親對話 華北電力大學 陳一欽

在這五天四夜的行程里,最讓大學生記者動容的,應該屬東蘭縣之行。2013年至2015年,南方電網公司共安排援建東蘭縣7個扶貧項目建設,扶持資金2億多元,受益人群達93740人;同時向坡索村、永模村派兩名駐村第一書記;解決了近幾年來東蘭縣教育、飲水、道路、用電、管理等方面的困難和問題。2016年,南方電網公司持續安排援建資金400萬元,建設項目14個。東蘭縣的面貌迎來了大變化。

在此之前,“山里”的感覺是美麗的青山綠水,是閑情逸致,“精準扶貧”大概也只是一個詞語而已。但在此之后,這群年輕人才發現它與想象的千差萬別,在他們的心中,多了一份對山區孩子的掛念,更多了一份對社會的了解、責任和擔當。

---------------------------------------------------------

坡峨小學給記者帶來的震撼遠遠不止是那抵達之前崎嶇顛簸的山路。

小學生譚友明不知道自己老師的名字。“因為學校條件太差,一般到這兒的老師都待不了多久。”校長譚啟龍說。因為老師換得過于頻繁,一些孩子真記不住老師的名字。

但在2014年之前,師資還不是重點。你很難想象,一個床鋪要睡三個學生的情景,而這就是當時的坡峨小學——基礎建設太差,以至于難以考慮其它。

這就是一個貧困鄉鎮小學教育的現狀。現實引發了大學生記者們的思考——“精準扶貧”能夠為教育帶來一些怎樣的改變?又能有哪些力量,更好地幫助孩子們成長?

多種因素影響貧困地區教育發展

2013年,南方電網公司開始實施精準扶貧計劃,對口扶貧廣西東蘭縣,為香河小學、華亨小學和坡峨小學、金谷小學等建了新的校舍和蓄水池,解決了學生們的住宿和用水問題。在這之前,坡峨小學的學生每周只有10到20公斤的水,這是他們一周所有的用水。“一個星期不洗澡。”譚啟龍說起以前孩子們的生活狀態很是心酸。

“農村小學辦學條件惡劣,留不住優秀的、有能力的教師,更不能為學生們提供相對安定的學習環境。”有大學生記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走訪中發現,在鄉鎮,教師工作常常負擔重,而且班額大、實行寄宿制,老師們每天超負荷工作,還要時時擔心學生出問題。

除了學校方面的客觀原因,鄉村學生的家庭教育亦堪憂。

記者發現,在農村,大部分學生的父母或其他監護人的觀念仍然落后。他們的世界觀還處在小范圍的代際經驗和鄰里溝通之間,對教育重視不夠,對當下社會認識不足,他們對后代的教育觀念很“短視”,或趨于功利性,或放任不管。

有一個統計數據顯示,在我國農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學、30個教學點、3所初中,幾乎每過1小時,就要消失4所農村學校。許多地方的鄉村小學生源越來越少,一些村小學生不足百人,甚至有的學校只有幾十人。由此產生的循環,導致留在鄉村的學生所面對的教育環境更糟糕。

精準扶貧改善教育現狀

可以說,坡峨小學是幸運的,東蘭縣的孩子們是幸運的。對于這個位于廣西西北部、云貴高原南緣的全國著名革命老區,在2013年至2015年間,南方電網公司援建東蘭縣基礎設施和電網建設等扶貧項目,投入資金2億多元,受益人群達93740人,解決了近幾年來東蘭縣教育、飲水、道路、用電等方面的一些困難和問題。其中在改善東蘭縣教育基礎設施方面,已累計投資884.8萬元,同時向坡索村、永模村、定安村派駐3名駐村指導員。

在坡峨小學,有400多名當地小學生就讀,其中有166個留守兒童。針對學校師生的飲用水一直依靠雨季儲水供應的情況,2015年南方電網公司援助15.2萬元,為該校新建“愛心池”,并于2016年初通過驗收投入使用,改善了學校師生日常生活條件,更幫助學校教育事業向好發展。

“以前是看天用水,每年到枯水季節時,全校師生的用水都十分困難,直接影響到教師隊伍穩定。現在好了,全校師生用上放心水!”譚啟龍感慨。

此外,中學教育同樣被納入援建范疇。在東蘭縣東郊國清中學尚未竣工的工地上,東蘭縣教育局局長牙啟明滿懷希望:“它(國清中學)的建成能緩解全縣教育布局結構調整的緊迫性,并緩解城區教育資源短缺的現狀。”

國清中學的建設計劃投資約為1.5億元,按照義務教育寄宿制學校建設進行規劃,能容納80個教學班共4000名在校生。學校的基礎設施建設在今年9月前已全部竣工,其中,1號教學樓是南方電網公司援建的扶貧項目,投資712萬元。

點滴之力助推山區進步

在和坡峨小學的孩子們交流的過程中,想當文學家的小新告訴記者,平時除了課本很少書可以看。“就是其他同學看的書我也想看,但是快期末考了我又怕影響學習就沒有借來看。”

事實上,隨著最緊要的住宿和用水的問題解決,校長譚啟龍最大的心愿,是給孩子們建立一座圖書館。“這件事孩子們跟我提過好多次了。”譚啟龍說,但建一座圖書館最少也要30萬,這著實把校長難住了。可喜的是,在交流現場,大家立刻響應,希望能盡些綿薄之力,實現校長的愿望。

這一個個細節積累起來的,是社會各界對山區教育的關注,對留守兒童的關愛。或許有不少聲音在質疑大學生們的短期支教和暑期實踐,或者懷疑那些做公益的人或組織,但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根本不知道,在貧困的地方,還有一群小孩子一年只能見父母一次;他們沒有看到,三四個孩子擠在一張不足一米寬的床上。

“坡峨小學的現狀映射的是中國普遍的狀態。”本次活動的隨行導師、中國青年報社視覺中心主任趙青表示,現在中國的大學生們可能對國外的新聞時政如數家珍,對國際的前沿科技了如指掌,但是,卻對自己的國家并不了解。

“但是,正因為大學生支教,假期里不能回家的留守兒童們有了老師;因為有企業在做公益,那些孩子才有了一張不會搖晃的課桌,一間不會漏雨的教室。”一名大學生記者深有感受,“那些大學生帶著自己的人生閱歷、價值觀念和愛來到了這里,就算短暫,他們幫助了這些孩子,這些孩子也幫助他們了解了這個國家。”

“欠發達地區拉電網很可能就是虧本的。一個變壓器要花不少錢,很可能把線拉到那個村,就只有兩三戶人在山上,一個月用電量可能就那么兩三塊錢,一輩子都不可能收回這個成本。但是我們央企為什么要去做?”新浪微博大V 孤煙暮蟬 則看到了另一方面,“南方電網的責任意識很好,從這個角度,央企確實是這個社會的中流砥柱。”(北京師范大學 王婧怡 西安外事學院 周志男 暨南大學 王雅鑠 中國人民大學 繆昕)

上一篇: 教育部官員姚喜雙:普通話和國語本質一樣


下一篇:沈陽:中小學不得以競賽成績為招生依據參考

更多>>最新文章
更多>>即時報
排列5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