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評論

富曼歐潘福平:“匯率市場化”改革臨門一腳不能軟

時間:2018-09-10 來源:互聯網

  伴隨著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升破6.55,市場從擔心人民幣大幅貶值轉換為擔心人民幣持續升值。當初,人民幣對美元一度跌至接近7.0的關口,到現在半年多的時間升幅已接近6%。對于這樣一大“成果”,在長期研究人民幣匯率的富曼歐資本董事長潘福平先生看來,并不能由衷地感到欣慰。

  “扭轉了貶值預期當然是件好事,但你要看是用什么手段來扭轉的,付出的代價是什么。”潘福平如是看待這個問題。

  在潘福平看來,這次人民幣匯率的“維穩”代價太大。首先,是把正在進行中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的改革中斷掉了,甚至走了回頭路。2015年推出的“811匯改”,其核心是以前日收盤價決定當日中間價,大方向是完全正確的。然而,由于頂不住短期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在2016年2月,央行推出了“收盤匯率+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弱化了收盤匯率的權重。2017年5月底,央行又在中間價報價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根據央行2017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的解釋,在市場單邊預期下,簡單的“收盤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可能會導致中間價比較多地反映與預期方向一致的變化,少反映或不反映與預期方向不一致的基本面變化,呈現出一定的非對稱性。為了校正這種非對稱性,在原定價公式中引入了“逆周期因子”,以使中間價更好反映經濟的基本面和市場供求的合理變化。

  盡管“一籃子貨幣”及“逆周期因子”的引入有助于減小單貨幣的單邊走勢對人民幣匯率的沖擊,增強人民幣幣值的穩定性,但顯然,這是對真正的“浮動”匯率制度的一種偏離,它與“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的整體目標是背離的。

  “事實上,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189個成員國中絕大部分國家,包括所有發達國家和重要發展中國家,都實行了浮動匯率制度。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增長速度世界第一,持續維持經常項目順及資本項目雙順差多年,外匯儲備全球第一,而中國外債占GDP之比處于比較低的水平,通貨膨脹率也很低,居民儲蓄率非常高。世界上有哪個國家具有比中國更好的實行浮動匯率的條件?”潘福平質問的語氣帶著一些遺憾。

  不僅如此,為了人民幣匯率的穩定而強化“資本管制“也損害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甚至損害了中國作為“開放大國”的形象。潘福平先生已經在多個場合呼吁:由于美元并沒有出現超強周期,人民幣國際化的時間窗口再次開啟,中國應該重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我的觀點也許在當前不合時宜。但國際資本市場就是這樣,瞬息萬變,如果等到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的時候,往往機會已經錯過了。”潘福平對于未來仍抱樂觀的期待:“我相信這個時機管理層也已經看到了。但關鍵的是,要有決心,臨門一腳一定不能軟。”

來源:網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華夏經緯網無關。華夏經緯網不對文章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責任編輯:侯哲

上一篇: 國慶中秋求婚禮物 樂維斯One love


下一篇:宜貸網、蜂融網、有利網:選擇適合自己的理

更多>>最新文章
更多>>即時報
排列5重号